40年前西藏森林资源清查回顾

国家林业局调查规划设计院  http://ghy.forestry.gov.cn2017年11月09日来源:中国绿色时报副刊
【字体: 打印本页

    编者按,今年是林业援藏40周年,当年亲身参与此项工作的森调队员——我院退休老干部周昌祥、李永武撰写的《40年前西藏森林资源清查回顾》一文已刊登于《中国绿色时报》2017年11月3日4版人物专栏。此文讲述了1977年我院53名森调队员们远赴西藏、不畏艰险、团结奋进、勇于创新,最终圆满地完成了国家交予的任务。现将此文转发,请全院干部职工学习和传承老一辈林业人艰苦奋斗、敬业奉献的精神。(后勤处)
 
    根据毛主席“林业要计算覆盖面积,算出各省、各专区、各县的覆盖面积比例,作出森林覆盖面积规划”指示,农林部组织各省开展森林资源清查工作,计划在1973年到1976年完成,1977年进行全国汇总。由于西藏林业局自己无力完成,农林部决定由大兴安岭地区林业调查规划大队(注1)派员协助完成。根据藏革发(1977)13号文件要求,援藏任务有三:全区森林资源清查,红卫林场(扎西绕登沟)调查和总体规划,培养当地技术干部。为此,大队抽调森林调查、测树制表、森林病虫害、航测制图、摄影处理、电算、采运、木材加工等专业规划设计人员和医生共53人(注2),组成赴藏中队,由杨忠山任支部书记。
    经过在加格达奇和北京的紧张筹备工作后,3月18日,我们由成都飞抵拉萨,驻扎在自治区招待所。到达高原地区,第一个考验是头痛胸闷的高原反应。此时要放慢节奏,一定不能感冒。适应两周后,年轻人就能和招待所的同志打篮球了,记得球友帕巴拉格里朗杰还和我们讲起周总理是如何保护他的故事。此阶段,我们的工作是和自治区林调队25人及地县林业局5人共83人组成联合森林调查队,着手安排工作计划和后勤保障。
    4月5日,全队进驻通麦林区,进行技术培训、研讨技术方案。我们请来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综考队专家系统介绍西藏森林规律。西藏森林分布上限大约为4000米,全部集中在自治区东南部,均为集中连片的成过熟原始森林。森林分布有鲜明垂直带谱,不同区域、海拔、坡度都有相应的森林群落。综考队专家还将科考所得的样地、样木资料和不同区域垂直分布带谱图表送给我们,作为调查工作的基础资料。学习后,我们进行了线路调查,体验森林分布规律,检验卫片和航片判读性能,效果良好。由此,我们归纳出“掌握规律、控制全局、打好基础、精心判读”的技术路线,并且对3个备用技术方案做了比较,最后确定采用《卫片和航片双重回归抽样调查方案》——决定设置地面类型小班,用其测定公顷蓄积来编制数量化蓄积表,通过航片样地判读查表推算总体森林蓄积量。我们还据此设计了外业调查方法,通过实地操作认可后形成了工作细则。
                                  在森林资源清查过程中,发现了藏区巨柏
 
    西藏森林分布在海拔4000米以下的,仅占全区总面积的12%,其中大部分还在“麦克马洪线”以南。为保证西藏森林资源数据的完整性,我们决定设法推算“麦克马洪线”以南领土内的森林资源数据。
    5月6日,我们开始外业,参加外业工作的共有106人,组成7个小队。1-6小队,各配备一辆解放牌汽车及枪支和生活用品,并由军区供应米面油及压缩饼干、罐头、脱水菜等主副食品。全区30个有林县,1-5小队分片负责各林区县调查,设置并调查地面类型小班,进行线路调查,搜集判读特征以及各县有关资料。6小队负责测树制表及出材、腐朽、生长等数据的搜集。7小队负责红卫林场(扎西绕登沟)的调查规划工作。通过50多天紧张而艰苦的野外工作,1-6小队共转移里程15100公里,完成类型小班测定164个,伐倒木测定273株,立木形率测定513株,迹地更新调查11处以及38条线路调查。
    西藏野外调查由于海拔高,体力消耗很大,因此各小队都尽可能住在县城或林场,每天用汽车送到离作业点最近的地方,以便队员把体力都用在调查测树等工作上。汽车运送虽然方便,但碰到泥石流冲坏道路也会造成很多困难,而且有些地方不通汽车,如2小队为了推算“麦克马洪线”以南森林的资源数据,就需要步行到错那县实际控制线附近,在解放军边防战士的保护下,观察搜集控制线外森林状况和卫片判读特征。
                                 扎西绕登沟内不通汽车,只好骑马行进
 
    为了控制类型小班野外调查质量,方案设定每个类型小班要测量40个角规和20个样圆,现场计算两套样本,互为区间。为此,调查员要扛着手摇计算机上山。
    7小队除森林二类调查外,还要进行林场采伐运输条件的踏勘。扎西绕登沟内不通汽车,只好骑马和步行。沟里人家很少,但藏民对我们很热情,请我们住在他们的阁楼上,上下楼走用一根独木砍成的楼梯,至今还记忆犹新。再往沟里走,我们就只能住牛毛帐篷或在树下生火过夜。记得在调查4200米冷杉林分枯损情况的过程中,只见松萝满布、腐朽严重,我们也都气喘吁吁,两脚飘浮,但仍然坚持工作,这主要是靠意志力。
                          在扎西绕登沟内进行林场采伐运输条件踏勘期间,住牛毛帐篷
 
    7月5日,全队集中在林芝县八一镇果园进行内业工作,大家加班加点忙着编制材积表,数量化蓄积表及出材、腐朽、生长量表,勾画卫片,判读航片,计算,制图,编写森林资源调查报告和总体规划文件,一直到8月31日,工作全部完成。提交成果有:
    1.云杉、冷杉、高山松、乔松的二元材积表、一元材积表和形高表。
    2.云冷杉、松类和阔叶树3个林分类型数量化蓄积量表。(含树高组、郁闭度、坡位、坡度、坡向、海拔高6个项目20个类目分级)
    3.西藏全区森林资源清查报告、森林资源统计表和森林分布图。
    4.昌都,拉萨,山南,日喀则,那曲地(市)的森林分布图、森林资源统计表和说明书。
    5.扎西绕登沟森林分布图、森林资源统计表及红卫林场总体规划。在内业时期还抽调专人培训自治区林调队7名藏族学员,讲授文化课和森调基本知识等。
 

9月,我们进行成果汇报,自治区党委书记任荣和革委会主任天宝高度重视并亲自听取汇报。他们说,我们给西藏办了一件大好事,还专门宴请了援藏人员,席间天宝主任还给我们讲述了长征路上毛主席给他起名为“天赐之宝”的故事。路经北京时,我们也向国家林业总局罗玉川部长汇报了工作。由于我们及时完成了西藏清查工作,保证了1977年全国汇总工作得以顺利进行,罗部长赞许我们“青年人有干劲”。

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西藏《应用先进技术调查森林资源》被评为授奖科技成果项目,赴藏中队也被评为先进集体,杨忠山代表先进集体到北京出席大会。

斗转星移,转眼40年过去,当时的年轻人都已年近古稀或耄耋之年,甚至不少同志业已逝去。如今,回忆起在西藏工作时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我们坚信:不怕吃苦、勇于创新、团结奋进的精神永存。


 

注1:1969年“文革”期间,林业部森林综合调查大队被下放,更名为“大兴安岭地区林业调查规划大队”,1979年调回北京,定名“林业部调查规划设计院”。

注2:赴西藏中队人员:杨忠山 周昌祥 李春亭 许承铭 翁宜民 李克渭 付秀山 程廷仁 邓国厚 孙向然 瞿配东 袁雪俊 苏向阳 仵国香 李世贤 金虹 李炳铁 赵美珍 图英杰 侯淑珍 田荣昌 李运畴 毕庶嵩 韩起江 马元玫 石昭琴 韩学吉 汪兆忠 姚其礼 陈显才 赵克升 黄志成 张瑞玺 倪惠玲 刘英臣 潘金娣 洛忠礼 吴祖榕 李永武 周蜀恬 韩中南 廖诗志 吉泮芳 单金根 盛宝亭 郭升官 吴澄华 刘进 王平 严月琴 奚鼎国 李珍 罗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