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我国森林调查战线上的杰出技术专家李留瑜同志

中国林业网 http://www.forestry.gov.cn/2018-09-20来源:办公室
【字体: 打印本页

缅怀我国森林调查战线上的
杰出技术专家李留瑜同志

  刘于鹤  周昌祥 邱凤扬

       李留瑜同志1954 年毕业于北京林学院(北京林业大学)林业专业,同年5月分配到原林业部调查设计局森林航空摄影测量调查大队工作。自参加当时苏联援华的156项工程之一(利用航空摄影测量调查技术对大兴安岭林区做资源调查)的工作以来,直到1990年在林业部调查规划设计院退休。尽管机构多次变迁,名称也随之改变,从林业部调查设计局森林航空摄影测量调查大队、森林航空调查队、到林业部森林综合调查大队、再到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森林调查规划大队、而后是林业部调查规划设计院。李留瑜同志在规划院工作近40年,见证了中国林业调查规划事业的发展和国家林业局调查规划设计院经历的三个发展高潮和两个低谷的全过程。他退休后还继续关心林业事业和规划院的发展直到2017年11月20日逝世,享年88岁。在他逝世周年之际,我们以文寄思,缅怀共同奋斗几十年的战友、学长,一位杰出的森林调查技术专家。
        我们缅怀李留瑜同志,他是新中国第一代森林航空调查员,林业遥感专家。1954 年参加工作时任森林航空调查员,在苏联专家的培训下,通过一年多时间刻苦的学习和实践,掌握了很多在学校未曾学过的新知识和新技能,如航空相片判读学、飞机目视领航学、航空气象学、航空相片制图、飞机构造、飞机仪表以及有关的理论知识和林学技术等。开展森林航空调查,首先要对调查地区的森林状况,进行地面野外调查训练,了解各类森林的生长、分布规律和蓄积因子,并通过目测考试合格后才能上岗。航空调查时,先在室内进行航空相片判读,勾画森林小班,判读树种组成、疏密度、龄组、地位级等调查因子。再乘轻型飞机“上天”按预设航线飞行,在空中对室内所划分的结果,作直观的目视测定和目测验证,最后通过内业计算,得出林区的森林蓄积量。应用航空摄影技术和森林航空调查方法,他和队友们一起,先后飞遍了大、小兴安岭、长白山、秦岭、大巴山、神农架和西南主要林区,首次完成了这些原始林区的森林调查工作,为全国森林资源汇总和林区开发作出了贡献。由于基本功过硬,1973年大兴安岭林区的加格达奇要做扩建规划,急需相片平面图,他和同志们就利用航空护林的运五型飞机和手动航空照相机,完成了航空摄影任务并编成相片图,应用部门十分满意。1978年根据国务院的指示,为中法两国科技合作开展联合航空遥感试验做准备,中国科学院主持了有多部门共同参加的云南省腾冲地区的航空遥感试验(“780”工程)。他受国家林业总局的委派,带领林业技术队伍参加了该项试验工作,并担任了“780”工程的副总指挥。1981-1983年他参与主持了由4个部(局)共同开展的应用卫星图像进行全国土地资源调查与制图的科技攻关项目。1984-1986年他参与主持了应用遥感技术进行森林资源动态监测的国家科研项目,并获得林业部科技进步二等奖。1988年当选为国际林联IUFRO遥感工作组织的副主席。
       我们缅怀李留瑜同志,他是推行森林经营方案与森工总体设计融合的积极实践者。新中国成立后全面学习苏联,苏联实行林业和森工分治体制,由森林经理大队编制森林经营方案,由设计院编制总体设计。中国林业是林业与森工双合一体制,对一个林业局实行两套文件不很协调,但在计划经济的基本建设框架内很难突破,只能通过实践逐步融合。林业部综合队先后在江西省黄岗山垦殖场、湖北省神农架林区及青海省果洛林区进行森林综合调查设计来探索融合进程。特别是1966年在吉林省汪清林业局进行森林调查与经营利用方案的编制试点工作,李留瑜负责技术抓总,由于森林调查与勘察设计同时进行,加大了协调性缩短工作周期,产生良好效果。
       我们缅怀李留瑜同志,他是引进抽样调查技术的先行者,是森林调查新方法的探索者。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开展了大规模森林调查工作,主要是学习苏联小班目测调查,这种方法调查结果因人而异,数据精度不稳定,不适应发展的需要,必须寻找新的突破。由于全林每木检尺调查工作量太大也很难实行,欧美国家经常采用实测局部样地推算总体的抽样调查技术。1963年北京林学院董乃钧等教师,根据国外资料做了分层抽样调查方法试验,李留瑜带领5人小组向他们学习,并于1964年在湖南省汝城县大坪林场进行分层抽样试验取得满意结果,得到领导支持。1965年森林综合调查大队根据林业部规划局的指示,进一步在大兴安岭新林林业局和云南省华坪县开展分层抽样调查技术试生产,经大面积实测验证成功。李留瑜负责大兴安岭试生产工作取得很好的成绩。为此,林业部决定大范围推广,1966年就完成200多万公顷森林抽样调查任务,森林抽样调查方法在全国林业调查规划系统取得共识,逐步形成了分层抽样调查以及小班调查与抽样控制相结合的森林调查技术方法体系。1973年根据毛主席“林业要计算覆盖面积,算出各省,各专区,各县的覆盖面积比例,作出森林复盖面积规划”指示。农林部决定,组织各省、市、区开展全国森林资源“四.五”清查工作,并委托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森林调查规划大队负责组织全国森林资源清查试点工作,先后在大兴安岭的吉文林业局(即北方试点)和湖南会同县(即南方试点)开展了探寻以县(局)为调查单位的准确快速方法,采用设置固定样地的多种抽样技术并获得成功。试点工作有14个省、区林业调查工作者和10所林业院校教师参加。李留瑜参与主持了试点技术方案的制订和组织实施,并编写了试点技术总结,为完成"四.五"全国森林资源清查工作做出了重要贡献。   
       我们缅怀李留瑜同志,他是中国森林调查技术体系的倡导者。由他提出的将森林资源调查分为三类的建议,得到领导机关的认可。1973年农林部在湖北省咸宁市召开了全国林业调查规划工作会议,第一次确认将林业调查分为三类,即全国森林资源清查、规划设计调查和作业设计调查,明确各类调查的目的和相互关系。全国森林资源清查简称一类调查,是以全国(或大区域)为对象的森林资源调查,目的是从宏观上掌握森林资源的现状和变化,为全国性战略规划服务。规划设计调查简称二类调查,是以国有林业局(场)、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等森林经营单位或县级行政区域为调查对象,是为满足森林经营方案、总体设计、林业区划与规划设计需要而进行的森林资源调查。作业设计调查简称三类调查,是为营造林或采伐小班地段施工作业进行的调查。这三类调查上下贯穿、相互补充,形成森林调查体系,是合理组织森林经营,实现森林多功能永续利用、建立和健全各级森林资源管理和森林规划体制的基本技术手段。
        我们缅怀李留瑜同志,他是中国国家森林资源连续清查技术体系的创建者之一,是技术体系研建团队的带头人。1972年李留瑜在大兴安岭林区的绰纳河工作时,找到了1954年设置的标准地,并进行了重测,通过两次数据的对比分析,得到18年间隔期内,森林生长量与枯损量等可比又可靠的数据。这为他思考设置固定样地,保持森林调查的连续性提供了极大的启示。经过1973年在吉文林业局对森林资源连续清查技术的研讨和初步探索,及1976年在黑龙江省的初步实践并撰写了《建立森林资源连续清查技术体系》的论文,他建议在国家森林资源清查时,采用连续清查的技术,以省(直辖市、自治区)为总体,分别设置全部(或部分)固定样地,每5年复查一次。这篇论文的论点,得到农林部林业局有关领导的赞同。1977年决定在江西省举办全国森林资源连续清查试点。试点由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森林调查规划大队和江西省林勘院共同主持,李留瑜同志负责技术方案制定和业务指导,试点成功后,制定了《全国森林资源连续清查技术规定》,于1978年由农林部颁发全国执行。以省为单位的全国森林资源清查体系,从1977年试点开始建立,至1981年全部建成,即通称的“五.五”清查。至此每5年一个调查周期,目前正在进行第9次清查,使我国森林资源连续清查工作进入世界先进行列。森林资源连续清查技术体系的研建,为建立全国连续清查体系提供技术保障,该技术获林业部科技进步一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我们缅怀李留瑜同志,他终身奉献给中国林业调查规划事业,也是众多不同时期在规划院工作过同志的良师益友和森林调查技术的领路人。他在调查规划设计院度过漫长的63年中,历任航空调查员,业务组长,第一中队(资源调查)队长,综合业务组工程师,遥感室主任,副院长兼总工程师,在不同时期主持承担了大量不同类型的工程技术项目。在林业调查事业发展第一个高潮后,1958年开始队伍解散、人员下放处于了第一个低潮时期。1961年底,在克服了三年自然災害后,林业部成立了调查规划局,负责全国林业调查规划和资源统计工作,并相继恢复林业调查规划队伍。以后大量的林业院校毕业生分配到森林综合调查大队工作。他们也参与了李留瑜同志主持的项目,潜移默化,受到锻炼,学到许多技术,将学校所学的知识与生产实践结合起来,为林业调查规划事业培养了许多技术骨干,也为林业部机关各司局、直属单位输送了大批技术管理干部,其中仅在林业部时期有20-30人成为司局级干部。李留瑜退休后,仍然积极为林业调查规划事业出谋划策,非常关心规划院的发展,捐款帮助青年人成长,参与院史的编纂。2017年5月5日,为纪念“五四”青年节,规划院举办了传统教育专题讲座。他精神矍铄地给大家做报告,介绍1954年前苏联援华森林航空测量项目,以及当时成立的林业部调查设计局森林航空测量大队的工作情况。这个队伍栉风沐雨、风餐露宿,靠着肩扛人背把设备运进森林深处,身处逆境仍为国家建设拼搏奋斗,这种精神极大地推动了我国森林调查事业的发展,也为我国森林调查这一技术领域步入世界先进行列奠定了基础。不幸的是这次报告竟是他的告别演说,他虽然驾鹤西去,但在他身上体现的拼搏精神、奉献精神、团队精神和创新精神,就是“综合队精神”一定会永远传承下去。